108 學年度 6年級

沃爾夫的《精靈之歌》

沃爾夫的《精靈之歌》

沃爾夫的《精靈之歌》

‧ MUZIK古典樂刊

Elfenlied


夜間村裡,巡更者叫著:

「十一點啦!」

一個小精靈此時正好在森林裡熟睡,

以為山谷裡的夜鶯在叫他的名字,

或是Silpelit在呼喚他。

小精靈揉了揉眼睛,

走出他的蝸牛屋,

像個喝醉的人,還沒有睡醒,

一路跛行走過榛樹林來到山谷。

他緊靠著一面牆滑行,

那兒坐著一群螢火蟲,閃著磷光。

「那些明亮的小窗口都是甚麼呀?

裡面一定正在舉行婚禮,

小孩們坐在宴席上,有的在大廳玩耍。

讓我也去瞧瞧!」

唉唷!頭撞上硬石頭啦!

小精靈,怎樣,玩夠了吧?

咕咕!咕咕! --席慕德譯


  德國藝術歌曲(Das Lied)之所以在聲樂領域中居不可忽視之地位是因為它是詩與音樂的精美結合。當我們談到欣賞此類歌曲時,不得不從詩作開始,或是兼顧歌詞的內涵。這也是為什麼此專欄總是把全部歌詞的翻譯刊登出來,如果讀者能直接欣賞德文原詩,那當然更能加深他對作曲家處理歌詞手法的讚賞。

▲ 詩人莫里克(Eduard Moerike,1804-1873)

  詩人與作曲家之間的關係實在很難三言兩語道盡。為甚麼舒伯特的「歌德」歌曲特別受到讚賞?為甚麼舒曼被認為是「海涅」詩作的最佳詮釋者?為甚麼談到作曲家沃爾夫(Hugo Wolf,1860-1903)時一定會提到詩人莫里克(Eduard Moerike,1804-1873)。有時候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詩人因為受到作曲家的青睞而留名,像舒伯特的《美麗的磨坊少女》和《冬之旅》的歌詞作者威廉.繆勒(Wilhelm Mueller,1794-1827)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沃爾夫和莫里克的關係也有點類似。

  莫里克是一位德國文學史上浪漫與寫實主義過度時期的詩人,其詩作簡樸、真誠、具音樂性,被後世認為是可以和歌德相提並論的詩人。但在當時,無論是生前或死後,其詩作並未引起廣泛的注意,除了深受其德國南部故鄉文學人士的喜愛外,從不曾是一位風行一時的詩人。但他的詩作卻激發了沃爾夫的創作靈感,在1888年2月至11月之間譜寫完成53首莫里克詩作並結集出版。雖然在沃爾夫之前已有不少作曲家譜寫莫里克的詩作,可是真正讓他詩名遠播,超越國界,並且引起學術界注意的,卻是由於沃爾夫的創作。這主要原因是作曲家對詩人經歷,情感和詩詞內涵的認同。

  莫里克的詩非常多樣也非常生活化,除了個人經歷與情感的抒發外,他也是一個愛講故事的詩人。在讀神學院的時候他就虛構了一個理想王國 - 歐彼利德(Orplid)。在這個國度裡有神、有仙女、精靈、國王和王后,當然也有鬼怪。他為這些人物寫詩還編短劇敘訴這個國家的歷史:《歐彼利德的末世國王》(Der letzte Koenig von Orplid)。《精靈之歌》就是其中之一,沃爾夫為此類詩作譜曲的還有《水草根女妖》(Nixe Binsefuss)、《鬼湖幽靈》(Die Geister am Mummelsee)和《維拉之歌》(Gesang Weyla's)等。

▲ 沃爾夫

《精靈之歌》非常有趣,它敘訴的是一個在林中睡覺的小精靈的遭遇,詩中還有巡更人、夜鶯、螢火蟲和最後出現的布榖鳥。

  一開始詩人就玩了一個文字遊戲,德文的“Elf”可作「十一」也可作「精靈」講,因此睡夢中的小精靈誤以為夜鶯在叫他,或是另一個叫「Silpelit」的精靈在叫他,於是他急急忙忙爬起來,走出他的蝸牛屋,跌跌撞撞地走向山谷,看到螢火蟲以為是明亮的窗子,一頭撞在石頭牆上。沃爾夫的作曲手法讓整首歌活了起來。

  他的說白(Sprechgesang)似的歌唱方式給歌者在音色和語氣上很多表現的空間,例如:歌曲開始時巡更人粗壯沉重的叫聲和小精靈纖細柔弱的回答造成的極端對比,立即就引起聽眾的注意。另外還有一句:「唉唷!頭撞上硬石頭啦!」(Pfui, stoesst den Kopf an harten Stein!)都是非常口語化的詩句,歌者唱時自然流露的生動表情是詮釋的一部份。其他還有很多同音重複的樂句都是考驗歌者說白的能力。在這首歌中,節奏、速度緊跟著小精靈的每一個動作和心情不斷變化。沃爾夫還不斷用文字做表情指示,好像深怕歌者表情不夠生動。

  短短的一首小歌唱起來可不簡單,字團連著字團,吐字必須快速又精準,還不能忘了表情和語氣。伴奏走它自己的路,但又和你息息相關,兩者之間的精確配合有關戲劇效果,快一點或慢一點都不對。那些零碎的休止符呢?它們也都是表情呀!

  沃爾夫的出現不但把德國藝術歌曲帶進另一個高峰,詩與音樂之間的關係更緊密,更精準。另一個特色就是說白式的歌唱,也就是說歌聲的旋律由語言主導,歌詞受到極端的重視,歌唱像說話,兩者之間距離因此縮短。這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相當受重視的一種歌唱風格。

  另外,沃爾夫也非常重視歌曲的戲劇效果。早期浪漫派作曲家認為戲劇是戲劇,歌曲是歌曲,因此他們很少在歌曲中加進戲劇效果的指示。而沃爾夫卻認為角色的寫實描繪在歌曲裡如同在舞台上一樣重要。這樣一來,歌者的詮釋技巧也產生了變化,歌曲開始像濃縮的戲劇,而歌者不但要會唱,也要會演,只是這種「演」有別於舞台演員和歌劇演員。除了生動的面部表情和眼神外,聲音的溝通能力還是詮釋沃爾夫歌曲的主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