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好書、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主題:在死亡面前,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主題:在死亡面前,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內容:
想把本篇文章,還有這部戲,推薦給曾經對生命意興闌珊的人.....





轉錄自

米寫的失控讀者俱樂部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鬼怪》在死亡面前,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在死亡面前,什麼事情都會後悔。





據說,鬼怪金信的名字源自於編劇金銀淑的好友朴容夏,最後一部片《男人的故事》裡所飾演的角色「金信」。朴容夏於2010年6月在家中以電話充電線上吊自殺,得年32歲,金銀淑知道消息的時候,悲傷得不能自己。




6年後,金銀淑編撰的《鬼怪》誕生了,這部劇情從人間、到天堂、地獄,以及未生未死的交界地帶開始談起,將死亡之後的世界描寫得很具體,眾人在死生之間徘徊。

主角鬼怪生前是高麗時期的大將軍,因為不得君王信任而被賜死,卻又因為百姓的祈求而復活,獲得永生與接近神的力量,留在人間九百年成為世人的守護神,為了要掙脫永生的命運,鬼怪必須找到鬼怪新娘拔出胸口的劍,才能終結宿命、歸於無。

配角是地獄使者是由一群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要往哪裡去的人組成的,他們主要的任務是牽引亡者到茶屋,讓亡者喝下一碗可以了卻前世牽掛的茶,再從同扇門迴轉出去,又再重獲一場新生。

而故事,就從這兩人的不生不死、生而未死、死而再生的輪迴中,就此開展。

對於逝者的眷戀與責難


地獄使者的茶屋

如果故事真的是來自編劇對於已逝好友的眷戀,那或許還有更多金銀淑對於好友的責難,用朴容夏的自我了結,再次警告人世間那些認為自己生無可戀的人,沒有比「不愛惜自己生命」更嚴重的罪。

地獄使者的身份設定就是一則警告。他們忘記自己從哪裡來、叫什麼名字、未來會往哪裡去,這份引領亡者(同時又很低薪)的工作,何時才會結束;與此同時,他們需要生存、租屋、會睏,也有人際應酬的煩惱;他們看似活著,卻又不知為何而活,困在茶屋裡,嘗盡他人的生死別離苦。

例如到晚年壽終正寢的老婦,在茶屋裡見到了年少時從軍,卻戰死異鄉的丈夫,丈夫苦等幾十年不去轉生投胎,只為與老婆說句「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司機與富人同時因為車禍而身亡,富人死後仍舊財大氣粗、講求身份,不願與司機平起平坐,卻忘記了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凡此種種,無論是誰進到了茶屋,都一再地展現對於自己消逝的不捨、對人世的眷戀、對那些被自己拋棄而悲傷的人們,感到抱歉。這是生命的可貴,也是無常。

也因此,地獄使者在幾集裡,都嘗試著探詢自己為何身為地獄使者的理由。「能記起或不能記起,大概都是神的旨意吧!讓人重新找回丟失的記憶,我只是很好奇,其中的神的旨意是什麼?」。

這個問題,最終還是得由地獄使者自己參透。

他最終知道了自己是地獄使者的意義。他說:「我們之所以是地獄使者,正是因為我們犯下了拋棄人生的罪。所以在無數次帶領其他人奔向死亡的同時,我們會不會突然有一天,想要重新知道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名字?而這樣的想望愈來愈懇切的同時,我們的懲罰會不就此結束呢?」

「神所希望的,應該是我們對自己的寬恕、意識到自己對生命有熱烈的懇切吧。」

金銀淑用溫柔而嚴厲的話語,想要告訴那些曾經愧對「活著」的生命,「記得寬恕這世的自己,下一世,要更珍惜自己得來不易的人生。」

神會在你身邊短暫停留,但奇蹟要自己創造

正宗圖文不符,我完全被這個景電到,中分頭也可以喔

「神會短暫停留」的概念,我一直都是相信的。

因為神只會在那些逐漸遠離世界光明的剎那裡,輕輕地將我們往世界推了一把,讓我們抓到一柄槳、一條繩子或是在肚餓的時候,得到一個三明治。之所以只是推了「一把」跟「短暫」停留,其另外一層的意思正是要告訴我們「剩下的,你得自己處理。」(笑)

正如在第一集裡,金信救下的那名小男孩,金信告訴他下午的考試有題絕對不能錯,而那題的答案是二,不是四。

之後金信再度遇見小男孩,已經是在茶屋裡了。金信問他,「那題的答案,你仍舊選了四。」

「因為我怎麼算,也都算不出來是二,雖然我知道答案,但我還是一樣寫了四上去。」

「你答得很好,你的選擇,就是你人生的正確答案。」

小男孩告訴金信,「我一直忘不了你出現的那個瞬間,那個奇蹟的瞬間。」正因如此,他最終成為律師,幫助了許多需要幫助的人。

「我給數千人遞過三明治,但能像你一樣前進的人卻很少,大多數人都會請求我再幫助他們一次,他們知道我的存在、就好像把希望存在我這裡似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改變的。」

我喜歡將信奉神祇的行為,解讀為「感謝上蒼一直以來,對我的眷顧與保佑」,出於感謝,所以供奉。而非乞願祂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予我們那些,一直得不到的幸運或奇蹟。

因為神不會永遠保佑、眷戀,或一再讓奇蹟發生。神只會給予機會、向你提問,但你的生活、人生跟愛情,最終都來自於你的每個選擇。

因為有冀盼,所以才渴望活著


如果死亡與活著的疆界被打破、人生不再只有百年,你會怎麼活?

金信因罪而受罰,神懲罰他在人世間永生不死,九百年間,他獨自在人世間徘徊遊蕩,有時孤單、了無盼望,一次又一次地看著他人領受死亡、轉向來世,有時作為被留下來的那一人,或許比死還難受。

所以他在沒有寄託時求死、在眾人離他而去時求死,但最終遇見女主角恩倬,反而抹去了求死的念頭,甚至在「歸於無」之後,又再度選選擇了永生。而這次的選擇,是他的意志、而非神的安排。

這讓我想起,《一代宗師》裡宮二說過:「或許我就是天意。」

從神的短暫停留,到我的選擇;從神的照拂與安排,到我的人生,為什麼不是我自己決定?

金信選擇永生,而正如恩倬選擇犧牲。人類的選擇,是神不可預測與計算的部分,那扇門不是神遺漏的,而是我們自己撞開的。「或許我就是天意」,金信自己創造了結局,而應受的、該受的,他自己承擔。

如果怎麼樣都會後悔,那就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吧

最後,我最喜歡的部份是,編劇給了死後的世界,一個美好的想像。

這部戲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個愛情故事,反倒更像是金銀淑的自癒之作,它是為了撫慰那些因為死亡、因為所愛之人遠行,而悲傷的心而存在的。

金銀淑創造了一個死後的世界,立體而巨大、看似混亂卻又照天理運行,那些往生者在你看不見的世界裡,他們仍然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得以輪迴、救贖,有人接應、有茶可以忘卻前生,有個機會可以再見到,那些生前原以為再也不能見的人們。

因著這些「在死亡面前,什麼事情都會後悔,但是這世未完成的每件事,我們來世還要再續」的盼望,借恩倬的話,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所有現在還在紅塵俗世裡的人們:

「人總歸會死,所以生命才更美好,所以等我的記憶回來後的第一個想法是要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過,如果今天是最後一天,現在這個記憶就是我愛的人的最後一個記憶,所以每一刻都要拼命去愛、拼命去活。」

「在世之人一定要努力生活,雖然偶爾會哭泣,但要笑得更多、活得更堅強,這就是對所受的愛的報答。」


願新的一年,你我都記得要笑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