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好書、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主題:黃春明:我的人生 九彎十八拐

主題:黃春明:我的人生 九彎十八拐


內容:
廿七日在《黃春明作品集》的發表會上,黃春明的好友包括作家尉天驄、季季,以及他的太太、兒子都歡喜出席。黃春明回顧他的人生:「經歷過生活困苦、工作挫敗、感情波折,我的人生從來不是直線到底,而是一條九彎十八拐的路。」



七十四歲的黃春明說:「我是一個常常被呼喚的人,因為我常常迷路、常常糊塗,孩子的一個笑臉,家鄉的一個訊息,都是對我的呼喚。」



出席新書發表會 就像「老人穿婚紗」



他回憶六年前過世的么子、作家黃國峻時,坦露:「年輕時我曾感情出軌,事情鬧得很複雜,我一度想要自殺。但那時才兩、三歲的國峻長得好可愛,我一想到他的臉,就好想回家看他,所以我的生命是國峻留下來的,是他讓我突破墮落的險境。現在他走了,但我還有好多事要做,忙兒童劇團、編刊物…我想等到身體沒有力氣時,只要頭腦還清醒,我就會拿一枝筆,安安靜靜坐下來寫小說。」



從一九九九年出版小說集《放生》後,黃春明十年未曾推出小說新作,回到宜蘭家鄉後,更全心投入「黃大魚兒童劇團」,被朋友笑稱是「全台灣最忙碌的老人。」這次出版的《黃春明作品集》全八冊,除重新發行《看海的日子》等五部舊作,並收錄未曾結集的小說《沒有時刻的月台》、評論《九彎十八拐》與散文《大便老師》,以及一九五六年底發表的第一篇小說〈清道夫的孩子〉。黃春明打趣說,出席新書發表會就像「老人穿婚紗」,謙稱自己不是「國寶」,只是「宜蘭名產」。



「我的小說能夠暢銷,是時勢造英雄,因為那是個苦悶的年代,年輕人沒有什麼資訊。」



歷經感情與生活風波 堅守愛的原點



他強調,寫小說不是靠文學理論,而是「靠生活經驗和你的心」:「比如我有一段時間專門修理妓女戶的電風扇,和她們接觸、談話過,所以才寫出描寫妓女的〈看海的日子〉。」



老友尉天驄消遣黃春明年輕時,一寫小說就不上班,成了最會失業的作家。季季感性說:「很多人說他們看黃春明的小說長大,我則是看他的小說變老。」



面對眾人期待他繼續寫小說,黃春明自述:「我還有上打以上的小說題材可以寫!」



多年來,黃春明夫人林美音一直是他背後的支撐,她說:「我們走過太多波折了,曾經有一餐沒一餐、歷經感情風波,但我一直以最大的包容,維護我們的家和孩子。如今過去的都過去了,也證明我們兩人無法分開,我們始終堅定守著當初相愛那個原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