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好書、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諮商師:走出「複雜性哀傷」 須做到生死兩相安

諮商師:走出「複雜性哀傷」 須做到生死兩相安

 

    2019-09-11

 

 

諮商心理師昭惠指出,要預防複雜性哀傷,必須在親人在世時好好珍惜,若已得知親人即將離世,就須做好心理上及後事的準備,以達到「生死兩相安」,避免遺憾,就可較快從悲傷中走出來。

  當親友往生後,若哀傷程度持續了兩、三年以上沒有減輕,心理學上便稱之為「複雜性哀傷」。諮商心理師昭惠指出,要預防複雜性哀傷,必須在親人在世時好好珍惜,與親人好好相處,若已得知親人即將離世,就須做好心理上及後事的準備,以達到「生死兩相安」,避免遺憾,就可較快從悲傷中走出來。

  諮商心理師昭惠表示,根據心理學的壓力量表統計,承受壓力值的第一名是喪偶,第五名則是喪親。台灣每年有17萬人死亡,就代表每年會有17萬家庭須面對喪親的調適問題。在親人過世後三到六個月內的哀傷反應,稱之為「正常性哀傷」;但在華人社會中,往往認為「節哀順變」,不宜悲傷太久,導致沒有好好處理情緒,而出現延遲性的哀傷反應;此外,若親人為意外或自我傷害死亡,或父母親面臨子女喪生,因為缺乏心理準備,或過度承擔親人死亡的責任,也容易產生「複雜性哀傷」。

  昭惠指出,「複雜性哀傷」主要是指往生者已離世二、三年以上,在世親人的哀傷程度仍持續沒有減輕。其反應包括:觸碰到任何和往生者有關的事情時,再細微也會觸發強烈悲傷;可能會模仿往生者在世時的行為;甚至會出現往生者曾有過的生理症狀,如胃痛或胸悶等;也可能是會保留往生者使用過的環境,一直停留在親友還在的生活模式等等,變得較為孤立不想與人接觸,或不想與他人提及往生者,並產生憂鬱、焦慮或恐慌等情緒。

  關於預防複雜性哀傷的方法,昭惠引用太極門師父洪道子博士的話:「『親』這個字就是要看『見』親人的『辛』苦。」以及「緣份在時要珍惜;緣份不在了,就要放下。」她指出,我們必須珍惜與親人的相處,適時道出愛和感謝,互相包容體諒,若有衝突也要趕快和好,避免遺憾。其次,當已知親人因病或衰老而即將離世,就要盡早做好心理準備,並了解對方在生前想完成的心願,希望的臨終醫療方式和希望如何安排後事,並遵照其意願,以做到「生死兩相安」。

  至於親人因突發意外而驟然過世的情形,昭惠則說,在世者在三個月至半年內應盡量維持生活的穩定,不要搬家、換工作、分手或離婚等,以免再增加其他的壓力。

  洪道子博士也曾指出:「悲傷要懂得釋放,痛苦不要埋藏在心房。」昭惠說,面對親人往生,接受自己的哀傷情緒,不要壓抑對往生者的思念,才可順利度過正常哀傷復原的階段。

  昭惠也曾面臨父親的離世。她說,自己在太極門練功,因為想起師父說過要珍惜緣份,因此得知父親病重臨終,立刻向工作單位請了兩週的假,飛奔回故鄉,每天在加護病房和父親說話,對他道愛、道謝和道別。那段時間為了平衡哀傷情緒,昭惠更加緊補充營養並勤練太極門氣功,讓身體儲備能量,同時準備父親的後事,讓父親能夠善終,做到彼此沒有遺憾。父親過世前後,太極門的師兄師姊也給昭惠很多鼓勵和陪伴,讓她能較早走出悲傷。

  在臨床上,通常心理諮商師會引導個案釐清責任,降低「沒有照顧好往生親人」的罪惡感。昭惠說,此外若因為有來不及在親人在世前說過的話或無法一起做的事情而感到遺憾,諮商師就會引導個案想像親人還在眼前,說出想說的話,或者寫一封信給過世親人;若是曾答應過往生者的事,便去實踐諾言,或帶著往生者的遺物一起去完成。「如果相信人有靈魂,那麼往生者都會希望在世的親屬能夠繼續快樂的生活,然後繼續朝他們的理想繼續前進的。」昭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