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好書、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困境不是用來忘的」 對抗心靈癌,落難英雄如何走出低潮?

「困境不是用來忘的」 對抗心靈癌,落難英雄如何走出低潮?

精華簡文

「困境不是用來忘的」 對抗心靈癌,落難英雄如何走出低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2614

 

「困境不是用來忘的」 對抗心靈癌,落難英雄如何走出低潮?

天下部落格 文   

調整字體尺寸

但就像所有英雄的命運一樣,我們都會遇上一些惡勢力想要阻撓你走向成功,這時候我們就會陷入了一個「落難的狀態」。但帶我們努力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往往就是這些挫折時刻的自卑感。

 

我是一個諮商心理師,同時也是一個從事心理學研究的工作者。

在我每天的工作當中都有很多人來告訴我,他們生命當中的困境是什麼。所以我也想邀請大家一起來想一想這個問題:在你過去的生命經驗當中,有沒有一些讓你印象很深刻的,它可能是讓你覺得生氣或是難過,或者是你會覺得很受傷、很挫折,有一些可能已經發生很久了,但是你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覺得耿耿於懷。有些可能才正在發生,然後你覺得你的生命受到很大的衝擊,有嗎? 

我先來說一說我的。

據我的父母的描述,我應該就是從小學開始,就是那種每一次成績考查,每一科都可以拿滿分的小孩。在我國一的時候,第一次數學成績考察,我就拿到了滿分。同時間跟我一樣拿了滿分的是另外一位,我覺得他是班上數學天才的一個男孩。所以當老師講到我們兩個名字的時候,我非常興奮要走到前面去領取這一張一百分的考卷,但是就在快要走到講臺之前我就摔了一大跤。

這一跤好像就預告了我未來的命運,從那一次的成績之後,我的成績一次比一次退步。 

終於有一次,我的成績考得非常差,我們班上另外一個男生就走過來,看到我的考卷,就指著班上教室的一個窗戶就對我說,「許皓宜啊,妳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妳現在可以從窗戶就這樣跳下去就可以了。」

 

 

聽到了這句話後,我心裡覺得非常挫折,加上那時候是青春期,臉上的青春痘整個大爆發,所以有一種非常自卑的感覺。

後來我學了心理諮商,回過頭去思考這個經驗,我發現了原來困境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了解困境背後的意義

大家現在看這一張圖,應該都知道這是復仇者聯盟,對吧?現在這個年代我們把復仇者聯盟當成英雄的一個象徵。在心理學家的概念裡,人從出生開始就有一種很像英雄的狀態,我們會覺得自己非常了不起,所以你會覺得自己應該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非常棒的人。

但就像所有英雄的命運一樣,我們都會遇上一些惡勢力想要阻撓你走向成功,這時候我們就會陷入了一個「落難的狀態」。我想邀請大家再想一想,當你遇到挫折落難的時候,有沒有曾經留意過,你那時候內在的狀態是什麼?在我的工作經驗當中,可能包括我自己,有很多的當事人,當面臨這種生命挫折的時候,我們很容易開始對我們的命運,還有我們周圍的人產生一種怨恨的感覺。 

你可能會覺得你明明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應該比現在擁有更好的社會地位跟成就。但是因為公司裡的主管很討厭你,所以他就卡在那裡不讓你升遷了。

或者你可能也會覺得,你應該要有一個更能瞭解你以及包容你的父母,可是他們所會做的,就是每天用一些手段在情感上來勒索你跟控制你。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很容易就陷入了一種狀況,叫做失去愛的狀況。

用心理學的角度來解釋失去愛是什麼樣的狀態,我認為它就是一種失去連結的狀態。 

當我們失去了跟人連接的狀態時,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上好像只有我一個人非常的孤單,在面對所有萬惡的一個命運而已,會覺得這世界上好像只有我一個人。這個時候我們的世界裡頭沒有了愛,它就只剩下了權力。一個權力的世界,它會充滿比較和競爭,為我們帶來很多害怕及恐慌。

所以就像這一張圖所表示的,據說這是癌細胞的示意圖。大家都知道,如果身體發生癌症的時候,其實我們體內會有很多壞的細胞開始滋長,讓身體健康的功能開始逐漸下降。 

可是你可以想像,其實心靈上也有一種癌症。當我們心靈的癌症發作時,內在就會很像有很多負面的情感不斷冒出來,把你推向一個黑暗而且絕望的狀態。

可是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當我們的身體裡面有壞細胞開始增長的時候,我們的免疫系統會受到召喚,它啟動後會召喚很多的好細胞來攻擊我們的壞細胞,努力讓我們身體恢復到重新健康平衡的狀態。

同樣的我們心理上其實也是有這樣的功能,當我們遇到一些絕望及非常難受的事情時,體內的一種力量也會因此而被啟動出來,它想要帶領我們再重新恢復一個心靈上的健康與平衡。 

如果我們用這個概念重新再回過頭思考,到底什麼是困境呢?我們就會發現一件事情。其實困境的背後可能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它的存在是為了把我們的生命推向一個截然不同的改變。在過去的研究當中,把這個契機稱為turning point,也就是人生的轉捩點。到這邊大家一定會覺得很懷疑,真的有可能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嗎?我們來看一看這個人的故事。

我從心理學家身上學到的事

這是前幾年台灣非常流行的心理學家阿德勒,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認識阿德勒了,可是你知不知道,他小時候是一個非常瘦弱的男生,他有一種疾病叫作佝僂病,佝僂病除了讓阿德勒有非常嚴重的駝背以外,身體是沒有辦法像一般同年齡的小孩一樣那麼靈活的。 

可是他的哥哥是正常的。所以阿德勒在童年的記憶裡,他常常一個人在自己的房子裡,看著哥哥跟著同年齡的男孩在外面跑跑跳跳,但因為身體上的限制,他沒有辦法加入他們,心裡覺得很自卑,他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

但很有意思的事,因為自卑感,阿德勒他開始下定決心,未來要成為一個醫生,要透過很多的研究來研究這件事情,而且還開始研究他自己的自卑感。他研究出自卑感,對於人類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自卑感的存在是為了帶我們努力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所以他有一個非常有名的書,叫《自卑與超越》。這本書的誕生改變了無數人命運,所以他就成為今天大家都知道的阿德勒了。

類似的例子也發生在這個人身上,其實這位老先生很多人都看過他的照片,他是心理學家佛洛伊德。佛洛伊德是一個猶太人,他生在猶太民族被迫害、輕視的那個年代。有一天他聽到爸爸告訴他說,年輕時曾經在路上穿了新衣服,西裝筆挺的想要到路上去逛街,結果佛洛伊德爸爸遇到一群人,這群人看他是猶太人就把他打了一頓。 

後來佛洛伊德爸爸的帽子就滾到了馬路上,他想要去撿,可是這群人不讓他撿,就跟他說「你這死猶太佬滾到旁邊去!」

佛洛德就很好奇,「爸爸,你遇到這種狀態會是什麼樣子?」因為在一個兒子的心裡,都想像爸爸應該很強大,可以抵抗這種侮辱。結果爸爸就告訴佛洛伊德說,我就乖乖地滾到旁邊去,這不就是我們需要去忍受的命運嗎!

佛洛伊德心裡其實非常的失望,可是因為這樣的生命經驗,打開了他去探究人性及心理的歷程,後來他創造了精神分析學派,瞭解了潛意識,這些都跟他早年的家庭經驗脫離不了關係。 

還有最後這個人。這個人是佛洛伊德曾經非常好的學術夥伴,叫作榮格。

榮格曾經是佛洛伊德指定精神分析學會未來的領導者,他們的關係非常友好,佛洛伊德說以後他離開學會後,就要交給榮格來代理,可是有一天佛洛伊德跟榮格因為學術理念上的一些不合,所以佛洛伊德就把榮格給趕出學會了。

你知道這種舉動對榮格來講,就很像太子被罷入冷宮一樣。後來榮格發生什麼事情嗎?他開始出現很多幻覺,開始看到很多的幻象跟鬼魂。 

用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看,其實那個時候的榮格八成就是得了精神分裂症。但是榮格很有趣的一個地方,他居然開始研究他看到的鬼魂跟幻象。依據統計,他這一輩子居然探究了八萬多的夢,並且把這些幻覺整理起來,開創了分析心理學。

我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研究鬼可以研究到這種地步。他不再需要依靠佛洛伊德,他也成為他自己。

我們有沒有從這三個故事裡頭發現什麼共同點?首先這三個大師他們都遇到了生命中非常大的困境,也許比你剛剛想的困境還要來得大。 

培養覺察力,打開與他人和自己的連結

可是他們所用的方法,不是告訴自己說「我趕快忘記好了,我就趕快從這裡頭走出來。」

他們反而很勇敢的站到這個困境裡面去,瞭解這個困境背後的意義是什麼。所以他們最後的成就都來自於這個困境。

我想問問大家,你的生命當中有沒有這樣的轉捩點呢?在我的生命當中也有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我現在有兩個小孩,但是在我生這兩個小孩之前,我的第一胎是流產的。我後來才知道有很多的女性朋友跟我有非常類似的經驗,我記得那是在我懷孕大概五週大的時候,我非常盼望這個生命的到來。 

有一天半夜我覺得肚子非常的痛,就到廁所去,發現自己在大出血,接著我就看著我肚子裡五週大的胚胎,就從我身體裡掉到馬桶裡去了,而且我還必須動手去沖掉他。我那時候有一種感覺,覺得我自己好像跟著胚胎被這個世界給沖刷掉了。

在那之後我就陷入一股非常長時間的悲傷,我怎麼樣讓自己好起來?我就開始拉著我老公,我很想跟他努力去算排卵期、打排卵針,我想要把小孩給生回來,我想要把我失去的東西給要回來。 
結果我跟我先生之間就發生了非常多大大小小奇怪的衝突,我們兩個的距離就越來越遠。

後來有一天,我們兩個發生了非常大的衝突。我們很認真的在思考,要離開彼此。

這個時候他跟我說了一句話,他說「妳知道嗎?一直以來,妳都一直在關注妳自己的悲傷,妳從來沒有想過,我跟妳是一樣悲傷。」

我不知道大家聽到這句話,感覺是什麼?但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講,這句話就像一根針一樣鑽進我的心裡。我突然發現他說的沒有錯,我們是兩個南部的小孩,就這樣背著行囊到台北去打拚,為了建構一個完美的家,為了去付應高房貸,我們每天從早到晚、從一到日都在工作,兩個人之間老早就累積出非常多的問題,但我們從來沒有去面對彼此,並且去把那些內在的話說出來。 

沒想到,一起經歷了我們生命當中失去了第一個孩子經驗後,我卻聽到他把話給說出來了。你幹嘛不早講呢?

很有趣的,他說了這句話以後,雖然我心裡覺得非常的難過,但這句話好像重新活化了我跟他之間的連結,我們兩個之後就不吵架了嗎?吵得更兇了,我們開始發生各種大大小小無止境的爭吵。但卻在爭吵之後,讓我們更瞭解彼此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後來我們保全了婚姻,一直攜手走到現在。我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那個時候沒有好好地去傾聽我自己,我怎麼能聽到他要告訴我什麼呢? 

所以這幾年以來,我都帶著學生,還有一些成年人在做一些研究,我不斷地想要去找人與人之間這種連結,怎麼重新去把它找回來?終於在經過幾年的研究以後,我開始有了答案。

我發現要把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重新找回來,最重要的祕密,就是覺察力。

我想很多人都聽過覺察力這三個字,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做呢?這幾年我帶很多的人去重新回顧他們自己的生命經驗,去探究出覺察力可以做的方法是什麼。我把它分成三個步驟。 

第一個,就是要去認識那些你跟別人相處的時候,那些讓你不舒服的人際經驗。

第二,你要深入到這些經驗裡面去思考,這個人到底剛剛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引發你的不舒服?而這個不舒服的感受又是什麼?

最後才是第三個,你要去面對不舒服的背後,可能還有你自己個人的議題,這個時候你才能夠釐清別人要負起的責任是什麼。

面對自卑,先愛自己才能愛人

我用一個例子來說明這件事情怎麼做。有一次我到台中參加一場非常重要的演講,我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很重要的演講之前,去找一個沒有人的咖啡廳坐下來,自己安安靜靜地好好想一想等一下要講什麼。

我終於在台中的綠園道找到一間完全沒有人的咖啡廳,可是我進去後就有一對男女走進來,而且就坐在我旁邊。坐下來真的沒關係,可是這個女生就用一種我聽起來真的非常奇怪的語調在跟男生說話。她說話聲音是這樣的,「啊哈哈哈哈我跟你說喔……」我坐在門旁邊這一桌,心裡有一個感覺,我想要跟這個女生講說,「小姐,請妳小聲一點好嗎?」 

可是很快地,我意識到這是一種攻擊的欲望,所以我就把它忍下來了。我想要坐在那裡看看這女生到底在搞什麼鬼?於是我就坐在旁邊稍微觀察了一下,我突然就懂了。

我開始發現,原來這個女生對她前面的男生有意思,所以她用一種非常滑稽而且奇怪的語氣,在吸引男孩子的關注力。

這個時候我心裡馬上又出現另外一個聲音,我想跟這個女生說「小姐這樣沒有用」,我馬上又被自己的攻擊欲望給嚇到了,我想說「天哪我到底是怎麼了?」平常這麼溫柔的我,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攻擊欲望?於是當下我就把所有東西都收一收,趕快走出這間店,我要去想一想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出去後,走在台中的綠園道上,我突然想到了國中的時候,青春痘大爆發、又在講台前面跌倒、成績一落千丈、非常自卑的自己。我突然發現,剛剛在咖啡廳的那一刻,我看到的不是那個奇怪的女孩。我覺得以前在國中的時候,在我那麼沒有自信的時候,我也是用這麼奇怪的語調在吸引別人的注意力。換句話說,剛剛那些想要攻擊的想法不是對這個女生,是對當年的我。

我想通了這一點後,我突然心裡豁然開朗,非常慶幸剛剛沒有攻擊她,但是這件事情讓我懂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讓我發現了覺察的祕密。 

「覺察」可以幫助我們打開跟人之間的連結,也可以幫我們打開跟自己之間的連結,甚至可以打開我們現在的自己,跟過去的自己之間的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愛,跟我們自己的過去的連結,是我們對自己的愛。

最後我有幾句話想要送給大家,這是我最近在工作經驗當中所體會的。我發現我們能有多少愛自己的能力,才有多少能力可以去愛別人。而當你有多少能力可以去愛別人,同時你才有多少可能性,可以被別人同樣的對待。(責任編輯:吳廷勻)

(本文獎者為諮商心理師許皓宜轉載自TEDx YouTube影音TEDxTainan授權,僅反映講者意見)